欢迎访问西藏中国青年旅行社的网站!
当季热点:布达拉宫大昭寺羊卓雍错珠峰巴松措
那一年 我一个人的西藏
时间: 2012-02-10 来源: QQ空间 作者: 本站编辑 字体 [ ]

      想去西藏由来已久,大概是太想去了,所以,真正动身的时候,觉得已经去过很多次了。不得不承认,这是很奇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  票是托人买的,因为太难买,都想坐着火车去拉萨,那一定是不同于坐飞机的感受。直到坐上火车,还是恍惚,我真的要去西藏吗?真的要去西藏了。

      车晃动着离开北京时,车上有好多人在欢呼。西藏,于每个人而言都是一个异域的空灵之梦吧?于我而言,那是天堂。在很多年前,听到过一本写西藏的书,马丽华的《走进西藏》,我知道,西藏于我而言,就是前世今生啊!

      独坐在窗边,手中放着安妮宝贝的《莲花》,那里面有西藏的气息,而绵绵的青藏线,给人一种铺天盖地的感觉。

      青藏线,多么具有神秘气息和艰难险阻的一条线路。进入高原以后,高原反应就开始了,虽然做好了准备,还是觉得透不过气来。车内,有弥漫式供氧,有藏族同胞载歌载舞,有兴奋的年轻男女指着一匹匹野马说,看,野马!

      有人嚷了一句:“张林江,张林江。”其实是叫一个人的名字,满车厢的人都嚷着,在哪,在哪?大家把“张林江”听成了“藏羚羊”。

      真正看到了藏羚羊,大家屏住呼吸,生怕说句话藏羚羊就跑了。高原上的景色真有一种悲凉之气,难怪我的一个在青藏高原当过兵的朋友说,你没有到过西藏,就不知道那种大气和苍凉。

      列车行驶到青藏公路一个偏僻的路口,我看见一家妇妹饭店。开这家饭店的是一对姐妹,她们的丈夫都是青藏线上的汽车兵,后来他们在执行一次运输任务时不幸牺牲了。这对姐妹擦干眼泪忍住伤痛,决定在这个路口开家饭店,因为她们知道,驻守在西藏部队的部分物资要靠这些汽车兵运上来,一路上风餐露宿,飞沙走石,命悬一线,他们是最苦的。她们开了这家姐妹饭店,给那些风雪路上的汽车兵一点儿温暖,一点儿力量,也有对她们逝去丈夫的怀念。也许她们也和那群汽车兵一样融入了这条青藏线。看着饭店外一排排的军车,我想,这些汽车兵也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。据说,每次临走前,他们都向这对姐妹齐刷刷地敬礼。我突然想流眼泪,西藏,因为有了谢谢人、这些事,更显得生动而悲壮。

      火车到拉萨时,心里有一丝颤抖,我说,西藏,我来了。

      布达拉宫广场人很多,有时我想,青藏铁路的开通于西藏而言是好还是坏?大量的旅客一拥而进,几乎到了摩肩接踵的地步。远远望去,布达拉宫在半山腰上,宏伟而雄壮。大昭寺前到处都是前来朝圣的信徒,顶礼膜拜,无比虔诚,一步一跪,手上的布套都快烂了,也许他们的灵魂早已经归于西藏。刹那间给我的感觉,恍如隔世。

      我看着清澈似一滴眼泪的蓝天,忽然觉得心清心明。

      来之前的浮躁之气荡然无存,所有的烦恼此刻显得那么渺小,小到尘埃中了。

      晚上找到大昭寺附近的旅馆,一夜120元,还算干净。身上好像背了几十公斤重的东西,我大口喘这粗气,从火车上就开始吸氧,到现在更是离不开氧气袋子了。

      天亮后,遇到也是单独来西藏的几个人。门口有“黑导”,带我们去纳木错,每人400元,我们还了价,最后380元成交,8个人,包括一个日本人。
我带了6袋氧气,不停地吸着,可还觉得胸闷。可一路上大家特别兴奋。日本人没有带氧气袋,他掏出200元钱,要买我一个,我摇头,他又加了100元,我还是摇头。#他难过地低下头,我递给他一个,然后摆着手,不要钱。在这种地方,简直有了相依为命的感觉。他几乎落泪,满怀感激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  四个多小时,到达纳木错。我呆了。

      那么纯净的水,那么清澈的蓝,我忘记了头疼,忘记了身体好像要散架一样,奔了下去,几乎是扑到它怀里。

      刚才还是晴天,一下子来了云,雨很快淋湿了我们,可是,没有人动。

      雨一滴滴落到湖里时,我们粗重的呼吸都可以听得到,有人说了一句,天堂,真是天堂。才一会儿,雨停了,出了彩虹。我拾着湖边的石头,然后装进包里,这石头如此圆润美丽,有几千年了吧?

      回到拉萨,我开始发低烧,楼下的诊所就有大夫,他说,你高原反应太厉害,建议回家,凭医生证明可以买到最近的火车票。我拒绝了,我还要去日喀则。还是找人搭伙一起去的。还是“黑导”一个藏族小伙子,浓眉大眼,又黑又红的脸,汉语说得不流利,可是,他长得很好看,真的很好看。

      上了车,吸氧,然后给朋友发短信,告诉他们,这个地方,来了之后,灵魂容易出窍,如果怕灵魂出窍,千万不要来。之前,我的两个画家朋友来过西藏,一个来过之后再也没有回去,娶了一个阿里的姑娘,现在就住在阿里,过最简单的生活——从前,他在繁华的北京城里过着奢侈的生活。而另外一个,他出家为僧,素衣素食,从此,只画西藏。

      朋友说得对,西藏充满了神灵之气。这种神灵之气,会让所有人的内心被涤荡一遍。四个小时就到了日喀则,听着小伙子唱调子很高的歌,听不懂,可真的很好听。三个小时,到了定日县城。看到了雪山,浑身一个激灵,人已经快不行了,可心在狂跳,跳到了嗓子眼儿上。信号不好,我打了电话给朋友,他问,你怎么了?我哽咽着说,我心里难受,说不出的难受。

      想去的地方还有很多,比如阿里,比如林芝,比如墨脱。可是,我知道应该回去了,因为,得给自己留个念想。

      在西藏不过四五天,却觉得过了一生。有的地方就是这样,来过了之后,仿佛找到了前世与今生,哪怕只是短暂的相逢,也难以忘怀。就像遇到的爱情,遇到的有缘人。

      所以,离开西藏时,请允许我的眼睛有微微的湿润。

      所以,坐上回去的火车时,我答应自己,我,还会坐着火车来西藏,带着最简单的行囊,带着最简单的心。

      再见,我一个人的西藏。